《久章赋》九章赋 第一章 无间地狱,十八泥犁 久章赋君臣文

《久章赋》九章赋 第一章 无间地狱,十八泥犁 久章赋君臣文

时间:2020-04-23 12:13:43编辑:百小白

主角叫玄玖,夜澈的小说是《久章赋》,它的作者是秣陵约最新写的一本短篇小说,书中主要讲述了: 他睁开眼睛,似被一股莫名的力量狠狠推了一下,四周漆黑如墨,寂静异常。 ‘我是谁?’ ‘这是哪里?’ 他努力回想一切,只隐约听到有...

久章赋

推荐指数:10分

《久章赋》在线阅读

《久章赋》免费试读


他睁开眼睛,似被一股莫名的力量狠狠推了一下,四周漆黑如墨,寂静异常。

‘我是谁?’

‘这是哪里?’

他努力回想一切,只隐约听到有一个孩子的声音:“哥哥放心,若娶不上媳妇儿,我给你当媳妇儿!”

再努力回忆,便什么都想起不起来了。

他伸出手,摸索着前进,尝试着寻找周边事物。

“有人吗?”他开口发问。

一片漆黑中,回应他的只有他自己的回声。

“有人吗?”他再喊。

只听一个十分粗犷的声音响起:“没人,有鬼!”

一瞬间,他的正前方出现了一个小火点,似有一股强大的吸力,在将他奋力往前吸。

那一片漆黑不断后退,那个火光越来越亮,越来越大。

瞬息的明暗突变让他的眼睛无法承受,用双手挡着刺眼的亮光。

待他站定,便觉四周滚烫,撤下手,慢慢适应隔着眼皮透入的光亮,待适应后缓缓睁眼……

四周是一片火海,燃烧着的是滚烫的熔岩,他正站在一块巨大的岩石上,一旁是一张判桌,桌旁站两个小鬼,皆是面无表情,双眼漆黑凹陷,面色苍白。

桌后之人膀粗腰圆,满脸的络腮胡,眼睛瞪得如铜铃。

“又来一个~”那人开口。

“此地何处?”他开口询问。

“无间地狱,十八泥犁!”那人开口。

地狱?他竟莫名到了地狱?

“叫什么名字?”那人半眯着眼睛不耐烦地开口,一如那人间户籍衙门里的官吏,走个过场的语气。

他摇了摇头。

“家中人事记不记得?”那人慵懒发问。

“我该有个弟弟的。”他不确定地回答。

只见那人‘嚯’地从椅子上弹起来,狐疑得看着他,有些许紧张,更似乎……有些许兴奋。

“还记得什么?”

他摇了摇头,除了这个,什么都记不起来了。

那人似松了一口气,略带着失望,不耐烦的挥了挥手。

“行了,进去吧!”

“老大,他貌似还记得……”一旁小鬼道。

“旁事不记,无妨,丢进去……”那人摆了摆手。

‘进去?哪里?’他正思索着,只见那两小鬼,直接上前,将他一把丢入了那火海中。

瞬间那撕裂般的疼痛从脚底灌入他的四肢百骸。

他低头,只见那玄色的衣衫角已被烧着,火苗却不再往上窜。而身体却依旧受着炙烤的痛苦,皮肤一寸一寸地裂开又愈合,烧焦剥离,却又不断的长出新肉,周而复始,无穷无尽。

他忍着疼痛往回走,却见那两个小鬼正拿着骨头尖叉对着自己:“若敢再往前,我们不介意让你再感受感受那万箭穿心!给我老实待着!”

他无奈,只得咬着牙,受着煎熬,回想又觉可笑,他这连记忆都没有的人,不!是鬼,连记忆都没有的鬼,他即便离开了这火山地狱,他又能去哪里,不过是一具飘荡于六合的无主孤魂罢了。

“我说你们这种人啊,就是犯贱,在人世间好好活着不好么,年纪轻轻的便这么想不开,好好受着吧,够了时辰,还要去枉死地狱呢,那才是你的终点……”那坐在桌案的人,不知何时已将脚架在桌案上,正悠闲地看着自己。

‘枉死地狱?自己生前死于自戕吗?为何呢?’思索间,周身的火焰越烧越旺,仿佛顷刻间自己就能变成一堆飞灰。

一碗孟婆汤让人魂抽离,没了人魂,前世不记,本该是天、地二魂轮回的,除了一种人,自杀而死,这种人不入轮回,生生世世要被囚在枉死城。

他初为新鬼,很是迷糊,不知自己被烧了多久……

待他被那两个小鬼从火山捞起,实则已过了七七四十九日……

他糊里糊涂的被鬼差押着,一路上此起彼伏的哀嚎声,油炸声,刀斧砍碎骨头碰到砧板声,锯子锯肉声,水声,一声声直往耳朵里钻,一阵又一阵的血腥味,让他闻得作呕,此时的他依旧浑浑噩噩。

末了,他被带到一座较为安静的城池前。

抬头,城墙上三个字‘枉死城’。

鬼差上前,递了文书给守城门的鬼差,道了一句:“新来的,烦请卞城王验收……”

守城鬼差看了一眼文书,点了点头,押送的两个鬼差便离开了。

守城鬼差一招手,身边小鬼便上前,人骨削尖的长刀握在手中摆了摆,吆喝一声:“自己走吧~”

他便愣愣地跟着鬼差走。

他心中反复念叨着那一句,他唯一记得的一句:“哥哥放心,若娶不上媳妇儿,我给你当媳妇儿!”

“你……到底是谁?”他脱口而出。

押送的鬼差一前一后,前者回头:“你说什么?!”

他缓缓摇了摇头。

“他好像记得些什么哎……”押后的鬼差问道。

二人骨刀一个打挺,扛到肩上,围着他,上下打量着。

“你方才说什么?”前方鬼差再问。

“你们是谁?”他愣愣开口。

“切,吓死老子了,原来是个傻鬼,行了,走吧!”说着,那鬼差便往他身上套了粗粗的铁链,“这样放心,傻鬼更容易犯事儿……”

押后鬼差点头。

他木讷的跟着两个鬼差走……

最终被带到一个全是木栅栏的地方,那一个个形如棺材的木栅栏里都关着人,确切的说,都关着鬼。见到他来,笼子里的鬼全都沸腾了,有的啃着栏杆,木屑横飞,有的拿他的长指甲刮着铁链,吱吱声刺耳,有的开始大吼,有的则是定定的看着他,一脸木然。

看守牢狱的小鬼,铁链一抽,瞬间万鬼无声。

他缓缓抬头,栅栏上三个大字‘枉死狱’。

鬼差给了文书,替他解了铁链,嘴角蔑笑,扬长而去。

那看守牢狱的小鬼接手,随便找了个笼子,将他丢了进去……

“嘿,新来的?”旁边笼子传来了声音。

他转头,只见那人的头以一个诡异的方式靠在自己肩膀上。舌头外露,眼珠爆出,布满血丝。不用说,上吊死的。

“新来的,你长的这般俊俏啊,来我们这的,没你这么干净的,来来来,快过来,让哥哥香一个……”那吊死鬼口水顺着舌头往下滴,恶心至极。

“行了吊死鬼,你要点脸行不行!”另一边的笼子传来声音。

“要你管,你这个淹死鬼,你要脸,你要脸你逛妓院!死在窑姐的澡盆里?!”吊死鬼反击。

他转头看另一边的笼子,那人浑身湿漉漉的,无源头的水不断的从他的头发衣衫往下滴。

借着微弱的幽火,他身上竟穿着女子的肚兜,外面套着白色的里衣,还散发着厚重的脂粉味。惨白而浮肿的脸上还有一个鲜红的唇印。

他忽然有些激动:“你们都记得生前吗?”

“记得记得,来,到哥哥这来,让哥哥香一个,我告诉你,你的生前~”吊死鬼忽悠,舌头已经不安分地往他的笼子里伸。

他本能的后退了一步。

“你别听他的,他骗你的,来这的哪有记得生前的,不过无聊,看着死时的样子胡乱猜测罢了!可千万别着了这死变态的道!”淹死鬼道。

“嘿,你个死东西,我惹你招你了,好不容易来个嫩的,闭上你的臭嘴,我变态,总比你死在女人身上好!”

“你胡说八道,你这个死变态!说不准你就是家里女人绿了你,想不开自杀的,狗东西!”

这俩鬼一来一往,聒噪不堪。

他无心理会,就在牢笼中寻一个地方,靠着坐下,心中依旧重复着那他唯一记得的一句话,这不是他的猜测,这是他切切实实感受到的,回忆起的。

不知吵了多久,左右笼子的鬼好像吵累了。

“美人,你怎么死的,怎么这么干净呢……”那吊死鬼又烦他了。

他手摸了摸自身,脖子完好,胳膊腿脚完好,衣衫是黑色的倒也看不出有什么血迹。

“你脱了衣服看看……”吊死鬼色眯眯道。

“你有没有人性,都在枉死城,好好熬日子不好么,他新来也算的邻居,你若在出言污秽,我……我报告鬼差了!”淹死鬼道。

“人性,你可笑不可笑,这里哪来人性,你人魂早就没影了,就是因为枉死城出不去,我们不得超生,还装什么装,你没见他手脚完好吗,唇色也正常,那也不是服药自杀的,除衫看看怎么了……!”

“你怀着什么心思,他不知道,你以为我不知道!”

他不理会那两个鬼,径自解开衣衫……

阅读全文
久章赋

久章赋

《久章赋》为秣陵约最新力作,本网站免费提供“新书发布!”在线阅读,无广告,无弹窗,欢迎阅读。精彩内容: 玄玖带着红莲,一路御风,半日便回了永昼山。 二人拾级而上,到了一个峭壁前,玄玖抬手一挥,石壁变成了三门石牌楼,上面雕刻这三个大字

作者:类别:短篇

小说详情

相关文章

最新小说

当前位置 : 首页 > 资讯 > 《久章赋》九章赋 第一章 无间地狱,十八泥犁 久章赋君臣文